注册 | 登录  

喜力国际 > 评论 > 正文

思考摔死女童案不能止于死刑

2013-09-26 10:44:17   作者:本报特约评论员张天蔚   评论:0 点击:
昨天,北京大兴摔死女童案一审宣判,北京市一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主犯韩磊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法庭同时裁定,准许被摔女童的父母撤回此前提出的273万余元附带民事诉讼请求。(今日本报25版) 鉴于该

昨天,北京大兴摔死女童案一审宣判,北京市一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主犯韩磊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法庭同时裁定,准许被摔女童的父母撤回此前提出的273万余元附带民事诉讼请求。(今日本报25版)

鉴于该案情节之恶劣、后果之严重,这一判决结果并不意外。况且,被害女童的亲属当庭宣布放弃此前曾经提出的民事赔偿请求,也间接表达了但求韩磊一死的决心,断绝了被告积极赔偿以取得原告谅解的可能。

但是,即便被告罪不可赦,即便死刑判决有法可据,以法律之名剥夺一个人的生命,也是一个沉重的抉择。而就社会效果而言,每一件死刑判决,都必须在本质上有利于促进社会正义的实现,而非简单满足被害人或旁观公众的复仇心理。具体到本案,主犯韩磊被判死刑乃至最终伏法,固然满足了被害女童亲属但求其速死的情感诉求,但无论对于被害者亲属,还是社会公众,韩磊的被处死都不是一件值得快慰的幸事。

今年38岁的韩磊,14岁因偷窃自行车被送工读学校,22岁因偷窃汽车被判无期徒刑,经数次减刑,服刑15年后出狱。就其经历观察,韩磊少时属于典型的“问题少年”。在其青少年成长阶段,韩磊一面坚持学习、写作,一面却不断惹是生非,直至因盗窃汽车而被重判。而即使在狱中服刑,韩磊还是通过自学考取5个不同学科的文凭。这样的成长轨迹,证明韩磊始终是一个内心充满矛盾和纠结,同时与社会不能平顺相处的边缘人。

任何社会都无法根绝在人生与法律边缘上游走的边缘人,严刑峻法可以将这些人暂时性地囚禁于监室,却很难从根本上促成这些人的转变,正如15年的服刑经历,并没有根本改变韩磊一样。而主动向边缘群体表达善意,为其提供关怀、帮助,反而可能帮助他们走出边缘状态,成为自立且守法的公民。而恰恰在这些方面,我国目前还没有形成一套与法律惩罚相互补充的救助机制。

面对犯罪行为造成的严重后果,法律一般不会过多考虑犯罪者的心理状态和心理活动,否则罪刑法定原则就可能被突破,法律就可能失去刚性的标准。因此,只要主观犯意可以确认,犯罪事实发生,法律就是铁面无私的判官。

但是,社会的思考却不能止步于法律的审判。法律判决之后,应该有更多的人思考如何给予更多的“少年韩磊”以有效的帮助,使其能够逐步走出混沌、回归社会。处死一个罪犯容易,拯救一个可能滑向犯罪的边缘人却难,而拯救永远比惩罚更重要。

■本报特约评论员张天蔚

上一篇:“新鲜空气百姓买单”模糊了责任 下一篇:满局“父子兵”最怕“理所当然”

分享到: 收藏
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发行服务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喜力国际 旧版查询
网上手机网投游戏 福建快3 梭哈棋牌游戏大厅 世界杯投注 宝马开户 手机网投平台网站 彩票手机网投 贵州快3 手机网投导航网址 网络赌博游戏